Print PDF

诉讼

专注敬业的团队
无论被告或原告,在面临知识产权诉讼时,都希望有一个专注敬业的团队,根据案情和委托人的目标全力以赴争取最有利的结果。一旦卷入知识产权争议,您的公司有可能面临巨大风险——也许会因此损失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美元。公司甚至有可能因为损失而倒闭。面对这种潜在的风险,您需要一个既懂得相关技术或科学,又精通法律的诉讼团队。您的诉讼团队必须经验丰富,非常了解您的业务,能够为您提供面面俱到的策略方法。

飞翰深知,“胜诉”有多种方法和多种形式。本事务所有250多名诉讼律师,无论初审还是上诉,我们都有充分的准备与经验。我们经常协助客户提前实现目标,而不必等待法院下达裁决,在这方面可以说成绩斐然。在初审开始之前,我们往往能通过权项建构听证、简易判决程序、美国专利商标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USPTO)程序、仲裁及和解谈判取得对客户有利的结果,从而为客户节省大量开支。简而言之,成功的诉讼结果既要符合您的业务目标,同时又要尽最大可能减少支出。

知识产权诉讼的领先地位
飞翰专注于知识产权业务,在诉讼方面的经验出类拔萃。本事务所的律师曾在几乎所有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多家州法院、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及美国最高法院处理过数百起案件。我们经常参与USPTO、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ITC)、美国专利上诉和争议委员会(Board of Patent Appeals and Interferences)、商标评审和申诉委员会(Trademark Trial and Appeal Board,TTBA)和美国版权局(U.S. Copyright Office)的诉讼。选择与飞翰合作,意味着您在诉讼过程中又多了几成胜算。

我们在知识产权领域有丰富的初审经验,从而具备必要的知识与工具,无论案件是大是小,复杂或简单,我们都能应对自如。我们评估争议的潜在风险与回报,为所有规模的客户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其中既不乏财富100强公司(Fortune 100)、全球1000强公司(Global 1000),也有创业公司、公共和私营组织。与我们合作的客户几乎囊括了所有行业。本事务所受理的案件无所不包括,既涉及人类生长激素、基因疗法和半导体芯片等深奥问题,也涉及洗衣机、婴儿尿布和化妆刷等日常产品。我们还经常受理商标案件,其中很多都是全球著名的品牌。

在知识产权诉讼的所有方面都表现不凡

  • 专利侵权及相关诉讼问题
  • 专利上诉
  •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 ITC)第337节案件
  • 专利抵触审查程序
  • 商标诉讼
  • 版权诉讼
  • 商业秘密诉讼

广泛的诉讼业务
本事务所的诉讼业务涉及知识产权争议的所有方面,既包括复杂的专利诉讼及上诉,也包括USPTO的TTAB商标争议。无论何种问题,飞翰都运用深入的策略眼光,凭借丰富的技术知识和精湛的法律专长为客户服务。

审前策略
全面探索有效的替代方案

一旦聘用飞翰,我们将动用整个事务所的资源为您服务。我们将运用所有专长、声誉以及法律与技术经验,为您的案件寻求最合适的解决方案。首先,我们会开展坦城的对话、及时谨慎的披露、仔细分析潜在风险与回报,并确定您所处地位的优势与劣势。我们将悉心倾听您的意见,以求深入了解您的业务目标、观点、风险承受力以及您的最终目标,然后根据您的需求制定以团队为基础的方法和策略。

我们深知诉讼艰难,令人望而生畏,但我们会努力与客户合作,寻找最合理的解决方案,既节省费用,又达成对案件有利的结果。根据以前的经验,在法区法院,最终进入审理阶段的案件不到4%。因此,我们一方面为潜在的初审或上诉做好准备,另一方面又致力于以最迅速、最经济的方式成功解决争议。也就是说,我们力求在诉讼之外寻求其它解决方案,例如授权、调解、仲裁,或在其它法院或行政机构(例如USPTO)同时提起其它程序。当然,和解也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随着案情进展,我们会视需要对资源部署进行调整。任何知识产权案件都不止一种解决方式。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保持灵活性,始终以您的目标为重。

地区法院的诉讼
全面的技术知识是胜诉关键
如果案件涉及复杂法律领域中技术性很强的问题,您的律师必须懂得争议的主题。飞翰服务的企业几乎涉及所有行业和技术。本事务所有90多位律师、实习律师和技术专家持有博士学位,390多位专家持有不同学科领域的学士学位。由于具备深厚的技术知识,我们能够建立并提出符合逻辑、易于理解、准确和令人信服的论据。

在证人的挑选与指导方面,我们也有丰富的经验和专长,能够让证人出具准确可信的证词。由于拥有国际化的资源网络,加上深厚的技术背景,使我们能够鉴别和聘任世界一流的技术专家。本事务所的律师均接受过技术培训,拥有多元化的背景,无论是提出本方的出庭证人,还是盘问对方的出庭证人,他们都能提出有说服力的论据,在复杂的技术问题上更是如此。我们长期与优秀的陪审顾问和绘图专家合作,确保以最有利的方式陈述您的案件。如果情况有利,我们将举行模拟审理,以推测可能的结果,为您的案件寻找最有力的主题。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 ITC)程序
根据您的具体情况应对挑战

在全球经济中,知识产权争议往往通过ITC的第337节程序举行诉讼。这些案件的专利争议大多涉及复杂的技术问题、ITC特有的实体法与程序法。在美国,案件进入审理阶段最快的是ITC的程序。飞翰集ITC诉讼经验与技术专长于一身,在处理这类高压力诉讼时得心应手。

ITC案件大约9至12个月就可以进入审理,而美国大多数地区法院至少需要2年,相比之下ITC要迅速得多。因审理引发和解,在ITC达成和解的平均时间较短。不过,当事人只有精心准备,能够在审理中捍卫自己的权利,才有望达成最有利的和解。万一案件进入审理阶段,飞翰将视需要部署我们的全部资源。

90%的第337节案件都是专利争议,律师必须具有工程与科学方面的专长,能够分析相关技术,并精通ITC的程序法。本事务所的律师有数十年的ITC诉讼经验。我们有6位律师以前曾在ITC工作,担任职员出庭律师或行政法法官的顾问,曾参与ITC案件的律师超过100人。我们每天都在处理ITC诉讼。本事务所的ITC诉讼律师执业期间,共处理了美国历史上所有337案件的20%以上。我们根据具体情况从飞翰的所有业务小组中遴选ITC团队成员,包括电子与计算机技术小组、生物技术/制药小组、化学/冶金小组、机械小组和商标小组,确保诉讼团队拥有取得胜诉所必需的法律与技术知识。无论胜诉、败诉或不分胜负,大多数ITC案件都会向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我们的上诉律师曾处理过大量这类上诉案件,任何其它律师事务所都无法企及。

我们的ITC业务遍及全球各大技术、制造和营销中心城市。我们是唯一在日本、中国大陆和台湾设有代表处的美国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能为75%涉及这类地区的当事人和产品的ITC案件提供本地支持。我们的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距ITC只有几分钟的路程。

专利抵触审查
美国专利商标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USPTO)及地区法院第146节诉讼中的专利诉讼
从谁是汽船的发明人,到今天的各种先进技术,例如艾滋病疫苗、救生医疗设备以及数字权利管理,USPTO的专利抵触审查通过一种独特的诉讼形式,解决了一些最重要的商业争议。处理这类诉讼需要策略性的思维方式、高超的诉讼技巧并精通USPTO的程序。专门从事专利抵触业务的律师事务所寥寥无几,飞翰正是其中之一。本事务所素来以丰富的诉讼、专利申办和战略性专利交易经验著称,而专利抵触审查业务充分利用了这些经验.

虽然专利抵触审查有很多地方与诉讼相同(披露、各方当事人间的关系、作品的争议性质、专家证词的重要性),但在处理时也需要专业的技巧。飞翰的专利抵触业务在美国享有最高声望,无论案件涉及什么学科,复杂程度如何,我们都能妥善处理。本事务所有60多名律师以前是专利审查员,在专利申办和诉讼方面享有全球声誉,我们深知USPTO内部的工作流程以及怎样在USPTO程序中胜诉。自从1984年采纳专利抵触审查规则以来,我们经办的有关案件超过任何其它律师事务所。任何时候, 在所有待决专利抵触审查案中,通常平均有10%至15%的案件由本事务所处理。

此外,飞翰拥有独到技巧组合,能在主持专利抵触审查的专利审查员面前妥善应对相关程序。专利抵触审查的提起非常重要。事实上,经我们提起的专利抵触审查案,很多都在USPTO宣布审查后不久就结案,并取得不利于对方的判决。我们还能帮助客户在抵触审查后的程序中取得先机,例如审查USPTO根据《美国法典》第35卷第146节对地区法院诉讼的裁决、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上诉,或在法院诉讼程序结束后向专利审查员提出后续专利申办。

如果情况合适,专利抵触审查是非常不错的选择,可以代替地区法院诉讼,也可以与地区法院诉讼同时开展。客户应当经常考虑是否有可能提起专利抵触审查,作为诉讼的辅助手段。在其它情况下,对手也许会对我们客户的专利或专利申请提起抵触审查。但是,无论是质疑他方专利的有效性,还是为您申办发明在先的权利,我们都会在专利抵触审查以及审查前后的程序中向您提供策略规划、出色的咨询和一流的代理服务。

上诉
无可比拟的洞察力

飞翰律师曾在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为多宗案件准备辩护书和出庭辩护,经办的案件数量超过任何其它律师事务所。这类案件涉及多种行业和问题,办案律师必须深入了解相关技术的详细情况,并且精通上诉法、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工作方式以及取得胜诉的条件。由于飞翰的卓越声望,无论上诉人或被上诉人,均希望从本事务所获得上诉建议,并由本事务所代理上诉。

飞翰之所以在这个高度专业的专利诉讼领域脱颖而出,得益于多种因素。我们向来以高质量的辩护书和口头辩论著称。我们对技术和法律都有广泛的了解,能够迅速找出一个或多个最有说服力的论据。我们的知识能帮助我们设计简洁有力的论据。另外,我们在审后动议期间的上诉方面也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凭借我们对科学知识及法律的深入了解,即使以前并未代理过此案件的初审,我们也能迅速把握全局。凭借一两份辩护书,加上15分钟的口头辩论,飞翰有能让您的案件峰回路转的丰富经验。

和解
通过协商避免不确定因素

在合适的情况下,我们善于在审前、审中及审后达成和解。从以往来看,我们为客户取得的最重要的成果是通过明智的策略,既让客户实现自己的业务和财务目标,又不必将自己的命运交给陪审团、法官、仲裁小组、行政委员会或上诉小组来裁定。

根据我们的经验,成功的和解往往能带来有利的商业解决方案。我们可以请地方法官、调解员和仲裁员协助制定共赢的解决方案。本事务所人才济济,如果有可能在审前或审理过程中达成和解,我们一方面可安排另外的经验丰富的律师处理和解策略问题,另一方面维持现有的诉讼团队,继续专注于诉讼。

仲裁及其它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
避重就轻,选择更好的解决方案

飞翰在知识产权争议的初审和上诉方面享有极高声望,但如果情况合适,我们更愿意选择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ADR)。我们制定的诉讼策略经常通过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来实现客户的目标,而不是通过诉讼。

本事务所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的范围非常广泛,既包括美国国内侵权案的解决,也涉及国际侵权争议的和解,当事人之间往往可以达成标准,作为解决将来专利争议的依据。过去十年,我们曾在国际商会(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以及美国商务仲裁协会(American Arbitration Association)参与大量重要的美国国内和国际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

我们对美国国内外各种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都有丰富经验,包括美国地方法官的调解、美国各地区法院的调解试行计划、中立专家调查、各种替代性争议解决组织的调查以及委托人与律师间的公开谈判。本事务所的律师经常担任中立律师,曾被美国各地区法院委任为专利案的特别主事官和特约顾问。

商标诉讼
全面保护您的商标

我们经常在客户注册商标时提供咨询服务,并在选择和申办过程中提供具有前瞻性的建议。一旦发生问题,宝贵的商标权面临风险,客户都会选择依赖飞翰的经验来解决问题,这些客户包括Caterpillar、Disney和Yahoo!。飞翰的商标诉讼经验获得了《知识产权管理》(Manag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和(The Legal 500 U.S.)的认可,两家杂志分别将飞翰评为2008年美国商标诉讼最佳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管理》(Manag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和2007年商标诉讼与争议解决最佳律师事务所(The Legal 500 U.S.)。

飞翰经办的案件涉及多种行业和所有类型的商标权,包括商标、服务标记、商业外观、产品配置、商业名称,甚至包括电话号码。本事务所律师在商标诉讼方面有数十年经验,曾代表原告或被告,在美国各级法院参与各种规模的商标案件。我们经常参与USPTO及其TTAB、ITC和其它法庭的诉讼。本事务所商标团队中有一名律师以前是TTAB的行政法法官。

在处理域名以及其它与互联网有关的商标问题方面,本事务所享有国际声誉。我们曾为美国法院就互联网商标争议作出的每项裁定撰写摘要。本事务所律师每年处理数百宗域名争议,并根据《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统一争议解决政策》提交或答辩了大约400份起诉书。

商业秘密
获得及时的保护和救济

本事务所出庭律师拥有数十年的美国联邦法院和州法院诉讼经验,可在必要时协助客户保护商业秘密或应对竞争对手提出的挑战。我们曾在数百宗案件中胜诉,所有这些案件涉及的都是最先进和最复杂的发明。我们善于利用单方禁制令和初始禁制令来保护客户的商业秘密,在这方面的成绩有目共睹。如果获得初始禁令救济,等于您手中握有非常可观的筹码,能够在审前达成对自己有利的和解或让步。

版权诉讼
积极保护原创作品

飞翰有专门的版权业务,经验非常丰富,曾参与美国版权局(U.S. Copyright Office)、美国海关(U.S. Customs Service)以及美国各地区法院的版权诉讼。本事务所版权业务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包括软件、数据库、录音、电影、视频作品、技术与建筑设计、书籍、音乐, 雕塑(例如玩具)、编织品设计以及动画。我们与每位客户合作,评估其优势与劣势,确定最有效的方法以保护其重要作品。

目前舆论普遍对版权所有人不利,加上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此时版权保护比以前更为重要。我们可协助客户注册版权、加速申请、记录文件和执行产权搜索。虽然我们善于帮助客户避免审理,但如果版权受到威胁或质疑,我们可以在诉讼的所有阶段随时为客户服务。一旦发生诉讼,我们将精确计算损害赔偿金,并且不放过版权法和授权法的任何细节,从而找到对客户有利的论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