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PDF

商业方法专利

在不断变化的法律环境下保护商业方法
数十年来,保护创新的商业方法和服务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挑战,最近一次则是最高法院对Bilski诉Kappos案的判决,其中飞翰律师事务所为Bilski进行辩护。在过去四十多年里,飞翰律师事务所一直致力于相关法律的制定,以适应信息处理技术的发展。20世纪70年代,我们曾代表了软件领域的许多公司,当时美国最高法院正试图对软件发明的专利保护予以界定。在1981年最高法院对Diamond诉Diehr案做出确定计算机相关发明的保护范围之里程碑式判决之后,我们与美国专利商标局合作制定了软件领域专利申请的审查标准。

Bilski案前后
在一些对于扩大专利保护范围具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中,飞翰律师事务所表现非常活跃。1980年,在Diamond诉Chakrabarty案中,我们就有生命的有机体的可专利性问题向最高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意见书。在In re Lowry案中,我们起草了申请书并承担了该案件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的审理。该案件确定了计算机中机器可读数据结构的可专利性。在联邦巡回法院,我们曾为AT&T Corp.诉Excel Communications, Inc.案中的一方提供代理服务,该案涉及电话费计费方法的可专利性。在In re Beauregard案中,我们也向联邦巡回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意见书,该案涉及关于有形媒体(例如软盘)内计算机程序的权利要求。最近,在In re Bilski案在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进行全院联席审理前,我们为AIPLA撰写了法庭之友意见书,此外,我们还为Accenture撰写了法庭之友意见书。鉴于飞翰律师事务所在这方面的专门知识,Bilski申请人转而向我们寻求帮助,请求最高法院对案件进行重新审理。当我们的请求获得批准后,飞翰律师Mike Jakes在最高法院上就该案进行了辩护。

法院对Bilski案做出判决后,电子商务、金融服务以及医疗方法领域的创新将继续。飞翰律师事务所一直并将继续就与最高法院指令相一致的策略为各公司提供咨询意见。当下级法院开始应用最高法院的裁决时,飞翰律师事务所将已经做好准备。在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涉及商业方法和软件可专利性问题的待决案件中,我们已为若干专利所有人提供代理服务。

我们就这一主题所进行的广泛写作和演讲也能体现我们对可专利标的物问题的浓厚兴趣以及我们在这方面的丰富经验。在过去十五年里,飞翰律师撰写了50多篇有关商业方法专利问题的文章,其中包括BNA出版的Electronic and Software Patents Law and Practice(电子和软件专利法律与实务)中的若干章节。此外,仅在过去两年里,飞翰就举办了十几场有关该主题的研讨会或者网络研讨会,并且本所律师还经常出席由法律协会、企业组织以及学术机构举办的各种会议。